平行进口车报价,平行车报价,最新平行车报价,进口汽车报价,进口车价格,丰田超霸,丰田考斯特,丰田普拉多,卡罗拉,宝马X5,奔驰glc,雷克萨斯新款,日产GTR 网站地图 TAG标签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平行进口车资讯 > 蔚来走出ICU 本土车企的一抹亮色

蔚来走出ICU 本土车企的一抹亮色

来源:新浪汽车 编辑:GUEST 时间:2020-08-17 00:25:01点击:
导读: 2018年9月13日,李斌带着一群高管和车主前往纽交所敲钟,他一边回忆过往的经历,一边勾勒未来的发展。 刚一开盘,蔚来便跌破发行价,尽管已有心理准备,但李斌还是有些意外。最

  2018年9月13日,李斌带着一群高管和车主前往纽交所敲钟,他一边回忆过往的经历,一边勾勒未来的发展。

  刚一开盘,蔚来便跌破发行价,尽管已有心理准备,但李斌还是有些意外。最让李斌难受的,是采访中随行而来的记者们三句话离不开烧钱两个字,李斌委屈巴巴地说:让一个三岁的小孩养家糊口,这个不切实际。

  当时蔚来兵贵神速,公司从0做起,三年时间实现研发量产、完成上市,为了达成这一目标,前前后后花费了200多亿元,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必要的代价,不必过于苛责。

  但出乎意料的是,蔚来交付后,不仅没有开始养家,还被戴上了“败家”的帽子。

  上市之后,蔚来一路掉到了悬崖边上,ES8数次自燃、公司资不抵债,蔚来的股价也一路跌至1.19美元,“五年亏出一个特斯拉”的言论甚嚣尘上。直到今年年初,安徽国资委伸出援手,才把蔚来从悬崖边拉了回来。

  前几天,李斌在采访中说,“我们现在是从重症病房到了普通病房。”

  8月11号,蔚来发布二季度财报,营收、交付都创下历史新高,亏损打破记录只有11亿元,毛利率也一并转正,不在卖一辆亏一辆。

  渡尽波劫、业绩全面向好的蔚来,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一抹亮色。

  刚出ICU

  前天,蔚来发布二季度财报。二季度蔚来业绩创下历史新高,营收大涨146%、毛利率转正、账面有100多亿现金。

  蔚来非常重视这来之不易的结果,在财报中写到:经营现金流录的正值,为公司史上首次。

  这当然是蔚来的里程碑时刻,尽管亏损依然还有11个小目标。

  蔚来上市之后,遭遇了真正的至暗时刻,2019二季度财报公布后,股价大跌28%,猝不及防的几次自燃事件,让外界质疑声如洪水滔天,险些把蔚来拍死在沙滩上。

  2019Q2财报公布之后,蔚来业绩惨淡,随后又取消了分析师会议,放弃与华尔街沟通,一系列事件最终导致蔚来股价跌至历史最低,只剩下1.19美元,距离“1美元退市”的红线仅一步之遥。

  蔚来最危险的时候是去年年底。彼时蔚来现金余额仅有10.56亿元,资产负债率高达133%,即使压上蔚来全部身家,还不够抵债。

  蔚来在财报中警醒投资人:公司接下来的现金流不足以支持一个月的支出。

  蔚来此前几乎没有为钱操过心。2014年公司成立时,蔚来在创投圈是当之无愧的明星,投资人追着李斌身后要跟投。李斌找到刘强东,刘强东只听了李斌讲了15分钟,刘强东只思考了10秒,就说了Yes。

  那段时间坊间戏言称,能否进入蔚来的投资人名单,是衡量一家投资机构实力的重要参考标准。

  蔚来成立后,三年时间募集了200多亿元资金,背后投资方包括腾讯、雷军、高瓴、李想,几乎涵盖半个互联网江湖。拿到钱的李斌也向外界立下造车的门槛,他向同行们劝诫,没有200亿,不要造车。

  但李斌没有想到的是,200多亿元真的仅是门槛,蔚来2018年亏损96亿元,2019年亏损113亿元,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。

  财富自由的李斌又一次体验到缺钱的感觉,整个2019年,李斌都在为蔚来筹钱,那段时间谁将接盘蔚来,是很多人关心的事情。

  另一方面,大手大脚的富家子弟不得不开源节流,过起穷苦日子。彼时的蔚来卖掉了曾立下汗马功劳的豪华车队,又停止了造价数亿元的NIO House扩张,甚至一度裁员2000人,而且因为裁员人数不达大股东腾讯预期,一度让腾讯十分生气。

  时来天地皆同力,远去英雄不自由。

  从去年年底,在腾讯的搀扶下,蔚来又颤颤巍巍走了一程。今年年初,安徽省政府火速驰援,才把蔚来从重症病房接了出来。

  截止今年二季度,蔚来账面现金加起来达到111亿元,其中安徽省政府给予了70亿元的支持,另外一部分则是蔚来发行的6.5亿美元可转债。

  有钱之后的蔚来,引起了外界疯狂打call,去年蔚来没有未来的质疑,又转为了“蔚来可期”。

  触底反弹

  这几年,国内新能源汽车厂商几乎面临同一个难题,车不好卖了。

  中国新能源汽车事业从2008年起步,2015年跃为世界第一大产销国,但直至今天,我国新能源汽车占比仍然只有5%左右。很长时间,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都持怀疑态度,尤其是对蔚来、小鹏这样的新势力。

  在中国,汽车行业是有鄙视链的,外资车企看不起本土车企,本土车企看不起新势力,就连宣称“汽车是四个轮子加两个沙发”的李书福也对造车新势力嗤之以鼻:造车新势力就是整天瞎忽悠老百姓。

  蔚来这些新势力都成立于2015年前后,当时新能源汽车正是骗补的重灾区,但蔚来却是互联网造车当中的一股清流。三电等核心技术全部自己研发,对客户也是呵护有加,一心要成为一家高端品牌,《经济学人》评价说:蔚来代表中国成为全球电动车制造中心的雄心。

  但怀揣美好梦想的蔚来,在交付之后彻底傻眼了。

  2018年6月,蔚来首款量产车型ES8正式对外交付,当年销量过万,李斌因此还赢得了与何小鹏的“万辆赌约”,随后李斌为蔚来制定了更远大的目标,2019年交付要达到4万辆。

  现在看来,李斌当时的目标并不算激进,毕竟E8的交付开了个好头,而且ES6也于当年正式开始交付,相比于SE8,ES6的价格更低,面向的市场也更广阔一些。

  但由于受到自燃事件影响,加上政府降低了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比例,整个2019年,蔚来交付量只有2万辆,只到当初目标的一半。

  在去年的蔚来车主日上,车主们编写了一首歌,“补电要拖辆油车,牛屋投1亿接客,长安街上也趴过窝,股票跌到剩一块多”,这都是蔚来当初悲惨遭遇的真实写照。

  新能源汽车目前的主要营收还来源于卖车,因此交付一直被外界看作衡量车企的重要指标,过去蔚来惨淡的交付量也是一直不被看好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  蔚来的触底反弹,也是从交付改善开始的。

  自去年年底起,蔚来交付量逐渐增高,四季度总销量达到8224辆,年初受疫情影响,出现了可预见性下滑,二季度一口气创下历史新高。

  交付回暖之后蔚来都有些“膨胀”了,前几天的成都车展上,蔚来总裁秦立洪比较了特斯拉和蔚来的平均售价,他说,“我们应该比Model Y贵啊,蔚来的用户已经比特斯拉用户要高端了。”

  除了“蜜汁自信”、交付大增外,国家政策也帮了蔚来一把。

  今年4月,四部委联合发布《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》,政策规定30万元以上的新能源车型将不再享受补贴,换电车型除外。

  细数中国目前超过30万元以上车型,还支持换电的,只有蔚来一家。政策倾斜的态度十分明显;《通知》出台后,很多人问李斌怎么看,李斌说:“实际上我觉得补贴政策更多的说明国家对换电模式的认同”。

  “一脸傲娇”的蔚来正打算拆分电池业务独立发展,并且获得了宁德时代的投资意向。在财报中,蔚来还透露换电业务在测试中,一旦换电业务得到大规模推广,利用电池租赁方案,车主们的提车价将降低10多万元。

  账上有钱,业绩回暖。蔚来顺水推舟,在本季财报中还公布了下季度的销售预期为1.1万至1.15万辆,这又将是一个创造历史的季度。

  这两年,蔚来完全是按照纨绔子弟跌落红尘又完成逆袭的剧本进行的,但接下来,蔚来则要面对更加强大的对手。

  新挑战

  2019年2月,美国哥伦比亚广播电台《60分钟》节目组采访了李斌。

  女主持人抱着“看热闹不嫌事大”的口吻,先夸赞蔚来是“特斯拉杀手”,转头向李斌问到:“你被称为中国的埃隆·马斯克”?

  李斌连忙摆手说:我比马斯克年轻。

  李斌生于1974年,只比马斯克年轻三岁,但蔚来却比特斯拉整整年轻11岁。在瞬息万变的科技行业,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  去年,特斯拉卖了36.4万辆车,营收240亿美元;蔚来仅卖出2.1万辆车,营收17亿美元。今年,特斯拉的市值已经超过3000亿美元,而蔚来仅150亿美元。

  在特斯拉面前,蔚来还是个小弟。

  虽然蔚来交付量、营收、市值各方面都与特斯拉差距悬殊,但这并不阻碍他们之间耐人寻味的关系。

  2018年2月,蔚来第二工厂正式完成选址,目标选在上海嘉定。不久之后,国家放开了汽车行业外资股比限制,特斯拉获得入华建厂门票。无独有偶,特斯拉的目的地选在了上海临港,与蔚来第二工厂仅相隔100公里。

  蹊跷的是,特斯拉宣布建厂消息后,蔚来年底宣布取消原嘉定设厂的计划,继续采用代工生产模式。

  这件事引发了外界很多猜测,不少人认为是政策原因,上海市政府最终放弃了蔚来,但一个不容忽略的事实是,蔚来当时的现金加短期投资只有81亿元,已经撑不起百亿建厂计划了。

  在特斯拉与上海临港管委会、临港集团的签约仪式过后,媒体问李斌如何看待特斯拉在华建厂,李斌不假思索的说:“加州温室里的花朵,到中国来未必能适应激烈充分的市场环境”。

  建厂并不是蔚来与特斯拉的第一次交锋,在产品策略,蔚来与特斯拉保持同步,蔚来推出的ES8对标特斯拉的Model X,ES6对标于特斯拉的Model 3,而且在配饰上做的比特斯拉更加豪华。

  蔚来的下一款车型,更是打算和特斯拉贴身肉搏。

  下个月,蔚来第三款量产车型EC6就要开始交付了,这款车拥有430-615公里的续航,售价也达到了36.8—52.6万元。

  EC6的主要竞争对手,是特斯拉的Model Y,目前该款车型国产版价格还未公布,但业内普遍预测会比蔚来EC6便宜。

  李斌在分析师会议当中透露,EX6订单已“超出预期”,而特斯拉Model Y 的6月全球销量为7500辆,是当月全球销量第三高的电动汽车车型。

  在竞争上,Model Y因为与Model 3有70%的零件可以实现共通,考虑到国产供应链的红利,因此很有价格优势,而蔚来底牌则是用户服务,二者各有优势。

  放大来看,蔚来与特斯拉的正面竞争也是国产新能源车的必经之路。

  特斯拉在中国一路突进,前几天,全国乘联会公布了北京、上海、深圳三地6月份的汽车销量,包括燃油车在内,特斯拉以屠榜者的姿态站在第一名。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称:所有人眼睁睁看着特斯拉从所有人身上碾压过去。

  包括蔚来在内,国内新能源汽车都在打响一场保卫战,小鹏、比亚迪、上汽、北汽等新老势力都拿出了和特斯拉的对标车型。

  今年,受到新冠疫情和车市下行双层夹击,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一路走低,在特斯策马扬鞭之下,交出亮眼二季报的蔚来,成为了中国本土新能源车企当中的一抹亮色。

  排版| 楼雨歌

责任编辑:GUEST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平行进口车资讯
Copyright © 2018-2019 平行进口车报价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12004377号
声明:本站所有平行进口车图片及报价均来自网络,请以实际车型及咨询价格为准,本站数据仅供参考。
Top